民間借貸六個法律問題分析

一、關于刑民交叉問題

非法集資案件涉及不特定的多數人利益,為防止有的受害人獲得足額清償而有的受害人卻根本不能得到補償的現象發生,新司法解釋明確: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并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或檢察機關。排除嫌疑后,當事人可以另行起訴民間借貸案件。民間借貸案件雖然與非法集資等犯罪的線索、材料相關聯,但民間借貸行為本身不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為避免審理民間借貸案件的拖延,新司法解釋明確:在這種情況下應當繼續審理民間借貸案件,并將相關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或檢察機關。如果民間借貸的基本案件事實必須以刑事案件審理結果為依據,而該刑事案件尚未審結的,應當“先刑后民”,裁定中止民事訴訟。此外,民間借貸案件常常涉及擔保人的擔保責任。如果擔保行為本身不涉嫌犯罪,即使借款人涉嫌犯罪或者生效判決認定其有罪,出借人訴請擔保人承擔民事責任的,也應當予以受理。

關于企業間拆借行為的效力認定

隨著經濟的發展,企業之間的借貸已經越來越普遍。過去的司法實踐往往認定企業間的借貸合同無效,但經過重新審視和認識,新司法解釋正式認可了企業間為生產、經營需要訂立的民間借貸合同的有效性,這也是新司法解釋的一大亮點。但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新司法解釋關于有效性的規定是有限定條件的。這主要體現在企業間只能為生產、經營的需要而訂立民間借貸合同。如企業向其他企業借貸或者向本單位職工集資取得的資金又轉貸給借款人牟利,套取金融機構信貸資金又高利轉貸給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應當認定民間借貸合同無效。這樣規定既是解決企業生產、經營資金短缺的需要,也是維護金融安全的需要。

關于虛假訴訟的判斷標準及處理方式

虛假訴訟往往隱藏著侵害真實權利人的非法目的,應當堅決遏制。新司法解釋要求法院加大對于民間借貸案件的證據審查力度,并列舉了可能存在虛假訴訟的十種情形,為識別虛假訴訟提供了指引。同時,新司法解釋強調了對虛假訴訟行為人的制裁措施。經查明為虛假訴訟的民間借貸案件,人民法院依法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不準許原告撤訴;對惡意制造、參與虛假訴訟的行為人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追究其刑事責任。

關于網絡貸款平臺的法律責任

隨著互聯網的迅速發展,以P2P網絡平臺為代表的新興融資方式快速崛起。今年7月18日,央行會同相關部委聯合下發的《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已將網絡借貸納入互聯網金融監管體系。新司法解釋肯定了網絡借貸的合法性,重點針對公眾關注的網絡貸款平臺擔保問題作出了規定:除有證據證明網絡貸款平臺為貸款提供擔保以外,僅向借貸雙方提供媒介服務的網絡貸款平臺,不承擔擔保責任。

關于利率標準

民間借貸的利率標準及認定是新司法解釋中最受關注的問題。正如大家所注意到的,新司法解釋對以往參照央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四倍的標準進行了修改,以固定標準取代浮動標準,并采取“兩線三區”進行分段規定:年利率24%(含本數)以內的利息有效,受司法保護;年利率24%至36%(含本數)之間的利息為自然債務,當事人可以自愿給付,司法不予干預;36%以上的利息為無效,即使給付了也可以請求返還。在新司法解釋施行之后,民間借貸活動應當遵守上述利率標準,依法、合理計收利息。

關于新司法解釋的溯及力

新司法解釋已于今年9月1日開始施行。對于正在審理中的一審、二審、再審案件應如何適用,最高人民法院專門下發了通知,明確:關于民間借貸合同的效力認定,依據舊司法解釋認定合同無效而依據新司法解釋認定有效的,適用新司法解釋;2015年9月1日后新受理的一審案件,適用新司法解釋;2015年9月1日后尚未審結的一審、二審、再審案件,適用舊司法解釋;2015年9月1日前已經審結的,不得適用新司法解釋進行再審。簡言之,對于合同效力的認定,不輕易否定合同效力;對于尚在審理中以及按照舊司法解釋已經審結的案件,采用從舊原則,保持法律適用的一致性;對于2015年9月1日以后新受理的一審案件,采用從新原則,適用新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


亚洲中文字幕第三十五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