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2019,不會很久

來源 | 新浪微博“老不死的王朔

責任編輯 | 包不同


1.jpg


又到了年末,似乎每年說上這么一句就像完成了一項神圣的使命。去年今日猶在眼前,一眨眼 2019年所剩無幾,慌不慌?


2019年不會很久,你不會年輕很久,我不會活很久,地球也不會存在很久,只有時間無窮無盡。


人類定義了時間,每分每秒,年復一年,仿佛一把尺子丈量著你我的人生。我們忙著用各種事情填滿它的每一個刻度——學習戀愛工作結婚生子。。。


人類應該是這個星球上最忙碌的生物,因為我們一旦閑下來,就會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人類定義了各種意義——成功、事業、愛情、夢想諸如此類,然后為了這些意義忙碌起來,若非如此,人生毫無意義。



這沒有什么錯,生而為人,理當如此。


所以每個年初,我都為自己鼓氣:好好活著,做一個有意義的人。


然而一到年末,我就不禁泄氣:我還是那個一把年紀一事無成一瓶白酒都喝不了的人,我很羞愧。


我曾在午夜驚醒淚流滿面,為虛度的時光自責不已。歌德有一句名言:沒有在長夜痛哭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我哭也哭了,談也談了,可人生還是那個被剪了翅膀的鳥樣。


有時候我會陷入虛無主義,覺得一切都沒有太大意義,但其實只是在為自己的無能找一個借口罷了。人類需要各種借口,就像需要空氣和水一樣,只有這樣才能心安理得地活下去。


有時候我懷念過往的時光, 為錯過的機會耿耿于懷,我常常想:如果當時做了不同的選擇,現在的人生是否會好一點兒?


這種想法讓我氣悶,隱隱心痛。為了多活幾年,我再次找到了借口:好點兒的人生又能如何呢?這個星球上總會有不好的人生,多我一個又何妨?


這樣想,我感覺好多了,甚至有了一種悲壯的感覺,坐在路邊攤擼串的身姿都顯得深邃了許多。



隨著年紀越大,我在乎的事情就像我的頭發一樣越來越少,不是看開了,而是記性變差了。發生的事越多,記住的越少,大多不過是停留在熱搜幾分鐘的事情;認識的人越多,來往的越少,大多不過是朋友圈點個贊的交情。


能說知心話的人越來越少,如果在路上碰到一個多年未見的老友,那就像在舊衣服口袋里翻出錢一樣讓人高興。喝喝酒吹吹牛,似乎有點兒舊日時光的味道。其實舊日時光能有多好呢?只是加了濾鏡而已,更大的原因是現在的生活平淡無味不值一提。


這樣說似乎很矯情,多少人在痛苦中煎熬渴望平淡的生活。但沒辦法,悲歡不能與共,就像很多人不能理解自殺的明星——有錢有名有顏有才。


為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個人都有煩惱,你的煩惱我解決不了,我只能假裝自己沒煩惱。因為我常常告訴自己:當你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那就解決自己。


這樣說似乎特別喪,沒辦法,當你一把年紀一事無成一瓶白酒都喝不了的時候,喪是一種自我保護,因為一直喊著要死的人其實不想死。



2019年,又發生了很多事,最大的事當然是中美貿易摩擦,雖然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但我覺得這事完不了。人類就是閑不下來,為了各自的利益糾纏不休。我希望外星人趕緊來,這樣地球人就有借口團結一致了,再次證明了:借口真是個好東西。


2019年,豬年豬肉貴,很合理。對于我這種吃什么不在乎的人來說,只要方便面不漲價,就能活下去。豬肉不斷漲價主要是因為按環保要求關閉了大量小型養殖場,出發點是好的,但“一刀切”的作風值得商榷,還是老子那句話說得有道理:治大國若烹小鮮,火候要掌握好。


2019年,關于996的話題引發了一波熱議,有人做過一個小調查:如果955拿2千工資996拿4千,多數人會選擇955;而如果955拿5千996拿1萬,則多數人會選擇996。說白了,還是錢多少的問題,所有只提理想不提加班費的行為都是耍流氓。


2019年是紛擾的一年,借用某人的一句話:2019年是前十年中最差的一年,但可能是以后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我們為什么焦慮?一種是時間過去了一事無成,一種是事情有很多時間不夠用,我是前者,希望你是后者。



2019年的平安夜,和2018年一樣,我依然孤身一人,寫著這些沒有意義的文字,像在完成一項神圣的儀式。當然,這只是一個借口,其實就是閑的。


人類是個多情的物種,一個人久了,容易厭世;兩個人久了,容易厭倦,此事古難全。


而時間是個無情的家伙,它總會準點到達,然后毫不遲疑地離開,不早一秒不晚一秒。


活著還是要做點什么,吃點喝點賺點玩點愛點恨點哭點笑點。。。直到最后時間讓你到點,所以,對自己好點。


還有幾天2019年就要過去了,此刻,我很懷念你溫暖的笑臉。


亚洲中文字幕第三十五页